塘星

脸狐饲养日记(6)

神TM朋友!^_^😂尼玛真的为什么不说我想听的东西呢

阿洛十三恨:

内有酒茨,有声优梗,有老乡,真的有老乡!


·平安三十年  师走  土曜日  仏灭


 


那天酒吞童子把我堵床上整整半天,什么话都不说,就瞪着我,吓得我以为自己抢了他媳妇儿。


 


我隔着半米的距离缩在床上和他对峙,也不敢动,还是崽心疼我,翻了床给我带了两块蛋糕过来。


 


 然而我一口没吃着。


 


 阿崽瞅了瞅酒吞童子,又瞅了瞅我,坐在我们两个中间一口口把蛋糕给解决了。


 


 家门不幸。


 


 


  ·平安三十年  师走  日曜日  赤口


 


  阿崽今天闹着要出门见朋友,我问他要见谁,他对我说


 


“就是隔壁的妖狐啊!”


 


阿崽说这话时神色坦然,一点也不像是要去行凶杀人的样子。


 


我持着怀疑的态度绕着他走了两圈,然后把他绑在了椅子上,强行没收了他的扇子,小刀,甚至连指甲都没放过。


 


阿崽哭哭啼啼地哀求放过他的脚趾甲,我没同意。


 


万一你把人踹出个什么事人家要你负责怎么办。


 


阿爸这是为了你好。


 


   ·平安三十年  师走  月曜日  大安


 


   


酒吞童子在我家院子里算是安营扎寨了,成天躺在那颗花树下,连萤草妹妹都被挤走了。


 


隔壁寮生家的荒川之主过来晃悠了一圈,执着樱花姐姐的手泪眼朦胧地问。


 


“你知道,樱花,为什么……”


 


 可惜还没说完,就被桃花妖推出了院门,连带着吃雪糕的灯笼鬼都无一幸免。


 


 鬼使黑先生先生抱着双臂可惜地感叹了一句


 


 “星史郎,你为什么是星史郎。”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刚打算说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也曾经念叨过风太大的人,就被一声重重的冷哼打断,我看了看面色不善的酒吞童子……


 


好的,我知道什么意思。


 


那谁和这谁都终成百四了,你还记着这茬干嘛呢。


 


 


  ·平安三十年  师走  火曜日  友引


 


但事情显然还没完。


 


阿崽飞奔过来告诉我,酒吞童子绿了。


 


我一听连忙问,哪儿绿了!


 


还没听到崽回答,就只见我的房门“轰”的一声被外力强行推开,酒吞童子进来扯着我的领口就往外跑。


 


阿崽,救救阿爸,阿爸还想多活两年。


 


然而崽并没有来得及救我,我被酒吞童子挂在他那个大葫芦上,被颠的差点把胃给吐出来。阿崽拍着我的背说,对门安倍晴明说,想召唤茨木童子做式神,现在正在掐诀念咒呢。


 


我一听,心里乐了。


 


红叶姑娘被晴明暂时封印起来调查了,现在茨木童子又疑似躲着酒吞要当晴明的式神。


 


哎呀,绿嗨了我的酒吞。


 


指不定你就跟这个叫做晴明的人八字不合属性犯冲呢。


 


下次找个人算算命吧。


 


 


  ·平安三十年  师走  水曜日  先负


 


 


其实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吃了两块蛋糕,才平复了我内心的波动。


 


那天酒吞童子带着我跑到安倍晴明那儿,他走路带风,周身仿佛裹挟万千气流,呛得我直流眼泪。


 


我抹着眼泪对阿崽说。


 


京都这雾霾是好不了了。


 


待酒吞童子冲进安倍晴明的房间,就见到晴明已经布好了召唤阵,与神乐相对而坐,双目微阖,嘴里念着咒语。


 


“QQ牛力自由!”


 


霎时间只见召唤阵里光芒大盛,一群粉色的冥蝶自阵内涌出,我瞪大了眼睛,却不防酒吞童子突然反手把我从葫芦上扯了下来,朝着召唤阵丢了过去。


 


我只听见他在我耳边吼道“过去签订契约。”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只闪过一个场景。


 


我对着茨木童子说,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吗?


 


还没等到茨木童子回答,我也快伴着耳旁呼啸的风声落地了。


 


崽啊,阿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记得在斗鸡里替阿爸报仇啊。


 


但是,阿崽还没有来得及听我交代遗言我就已经落了地,


 


还好放在召唤阵旁边的达摩救了我一命。


 


看着熟悉的大地母亲,我真是汪的一声就哭了。


 


你们SSR真是太可怕了放过我这个小寮生好吗。


 


然而酒吞童子并没有关注刚刚死里逃生的我,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召唤阵里。


 


过了一小会儿,召唤阵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式神被召唤出来了,我看见酒吞童子握紧了拳头。


 


其他人也盯着召唤阵,不一会儿那个模糊的身影便已经全显现出来。


 


一个小巧的孩童自召唤阵里爬出来,茫然又严肃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座敷童子……”


 


晴明的声音都哽咽了。


 


“为什么,你从不想斩断我与你的羁绊。为什么你不惜这样做,也要与我扯上关系。”


 


“告诉我答案。”


 


良久之后,站在召唤阵里的式神突然开口了,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因为,从很久很久以前,一直到现在,甚至到遥远的未来……”


 


我猛然捂住了脸。


 


别说了,我知道结局了。


 


朋友,神他妈朋友。


 


后来晴明也不说话了,我把阿崽借给了他,让他抱着哭会儿。


 


座敷童子奇怪地看着我们。


 


我走过去,捏了捏他柔软的手,轻声说。


 


“来,搓个丸子看看。”


 


 


  ·平安三十年  师走  木曜日  大安


 


 


然后我又失眠了。


 


大晚上总是想出去溜达几圈,指不定就能有什么奇遇。


 


酒吞童子还是靠在树下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我抱着阿崽在院子里晃悠,看着月亮感慨


 


“啊,今晚的月色很……”


 


还没等我说完,阿崽一把捂住了我的嘴把我拖到了花丛里。


 


阿崽用手指了指屋顶,我偏过头一看。


 


哦,茨木童子翻墙来了。


 


有好戏看了。


 


那个身影刚刚出现在屋顶,却又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反身就要走。


 


谁知酒吞童子速度更快,周身妖气如风一样肆虐开,以极快的速度缠住了屋顶上的妖。


 


我在花丛后面拍了拍手。


 


厉害了我的酒吞。


 


茨木童子看着也不像是要反抗的样子,他从屋顶上一跃而下,脸上带着雀跃的笑容:“真是厉害啊,吾友。”


 


酒吞童子面色不善地盯着他,冷冷道:“你在躲着本大爷。”


 


“我只是想要修行而已。”茨木童子像是解释一般摊摊手:“我是在想,或许如果我更强了,你就会有与我一战的想法了。”


 


“你说谎。”酒吞童子上前一步揪住了茨木的前襟“本大爷要听真实的答案。”


 


茨木童子偏着头,眼神里一派坦然。


 


“我想要变强,我要想与你一战,我想要唤醒你当初心中嗜血的狂热。”


 


他金色的瞳孔逐渐有了扭曲的趋势:“因为你是最强大的酒吞童子啊,现在你的心里只有酒和那个女人,我想用我的身体填满你的空虚。”


 


在月光下茨木童子的脸越发疯狂,他突然捧住酒吞童子的脸,语气神色皆是狂热:“我想要你成为鬼族的王,哪怕踩着我的尸体也无所谓。”


 


“因为,你是我追求的极致,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啊。”


 


深沉的黑夜里妖风涌动,月光下两个SSR神色复杂地对望着。


 


我揪着阿崽的尾巴问他,是不是我听到这些,就看不到第二天的月亮了。


 


阿崽沉重地点了点头,小声说,恐怕连太阳都见不到了。


 


我两眼一翻,准备晕过去。


 


但是在晕过去之前,我还是听见酒吞童子带着奇怪的语气问:“如果当初不是我打败的你,你还会像如今一样追随着我吗?”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呢。”


 


等等,我觉得这个对话好熟悉。


 


在寂静的夜晚里,我清楚地听见茨木童子说


 


“因为……我……你……”


 


是朋友啊。


 


我趴在地上以拳捶地。


 


仿佛得了羊癫疯。


 


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在黑暗的花丛里我捂着脸以泪洗面。


 


为什么你们总是不说我想听的话呢!!!!!


 


 


  ·平安三十年  师走  土曜日  仏灭


 


阿崽说我是活生生把自己笑醒的,他从没见过一个人能把自己笑成这样。


 


我揉了揉酸疼的脸没有反驳他。


 


可是真的好好笑哦。


 


我语重心长地对阿崽说:“你们当妖的真奇怪。”


 


“咋了。”


 


“我把你当挚友,你却想要上我。”


 


说着我又要笑出声。


 


朋友,神他妈朋友。


 


阿崽还没来得及开口,屋门又轰的一声被撞开了。


 


屋外酒吞童子神色不善地看着我。


 


 

评论

热度(438)

  1. 江山不夜雪千里阿洛十三恨 转载了此文字